略過巡覽連結
 
108/06/28 分類:心情
發表人:陳致成 發表時間:108/07/03
今天一如往昔,下午一點抵達大哥家。
大哥儘管行動不方便,但是每次見到他都是襯衫西裝褲,一向乾淨體面。但是今天卻是磨透的白內衣,下身披了一件毛毯,而我也是第一次發現大哥雙腳之間有個桶子。
「今天因為沒有出門,所以就沒有著裝了」劉大哥似乎看出我的疑惑,先一步笑著說了。「今天我有點不太舒服,只好麻煩你們自己幫我去裝山泉水了。」說完,大哥便遞了鑰匙給我們。
發動了白色的March,這是我和治勳第一次兩個人獨自去水母娘廟裝山泉水。興致正好,路上兩個人配著音樂大聲地唱著歌,也順便錯過了幾個彎,笑笑鬧鬧才到了廟前。之前礙於基督徒的大哥在旁邊,我們沒能好好研究水母廟的來源究竟是什麼。相傳曾有人脫水昏倒在山中,昏迷之中,似乎有一婦人於身側供水救濟,但轉醒之後卻不見人影。後人為感念此恩,因此立廟祭拜。而水母娘旁泉水具療效的說法也因香火漸盛,漸漸廣為人知,只是近年此信仰逐漸落寞,但每年仍有相關儀式祭拜。但遺憾是不知為何,連著幾次水母娘廟水源都乾涸,這次水龍頭依舊空轉,只好回到每次盛裝的土地公廟。
帶著四大桶水,開著洗完的小白,我們回到大哥家。太陽非常炎熱,姊姊在桌上幫我們準備了蜂蜜檸檬水。喝著涼水,大哥隨意的問了問我們的近況。我跟志勳對了眼,苦笑了一下。猶豫了一陣,我便簡單的告訴大哥我最近感情不太順利,覺得日子有點辛苦。大哥聽了,安慰了幾句,不外乎沒有一個關係不會結束,總是還可以繼續去愛著其他人的。「跟你說個我的故事。」大哥用想起遙遠往事的口吻說著「在我當兵受傷之前,有一個黏得很緊女朋友。那時候她總是一副你離開我,我就死給你看的樣子。」「當兵前也是吵吵鬧鬧要死要活,說要等我回來。結果沒想到,我入伍了,卻受傷了。」大哥用很平靜的口吻說「結果我受傷退伍後三天,她來我家看我。那個女生看到我半身癱瘓的樣子,在床腳坐了一會兒,就跟我說她媽下個禮拜幫她安排了相親,我們之後大概不會再見面了。結果那個女孩子離開後,再也沒有來看過我,真的就這樣離開我的生活。」故事說完,我什麼都說不出來,只有遠遠的山腳下有車子磨過石子路的聲音。「但是這個世界還是有愛的,神明是慈悲的。幾年過去了,祂讓我遇到了我太太,而我現在過得很幸福。」劉大哥雙手捧著茶杯,眼神很篤定的看著我。「所以致成你還是要相信自己,然後好好加油好好生活喔。」
若您覺得本文章不錯,請幫我按
附件










所有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