略過巡覽連結
 
109年提供服役致身心障礙人員生活協助服務役男心得-3 分類:心情
發表人:莊月玲 發表時間:109/02/20

  當替代役之前,我在醫院裡實習了約兩年的時間,從花慈、亞東這種大醫院,到地區型的小診所,到畢業、拿到醫師證書,我檢視自己的思緒,留在腦海中的大部份是病史詢問、理學檢查、疾病的最新診斷與治療方式。在醫院裡面看過了多少的病人,讀了多少血液跟X光報告,我最初單純的以為這就是我以後,會有的職業生涯以及生活。

    待在醫院或是診所裡面,引導生病的患者逐步了解病情、提供治療方式,每個病人都有他的自然病程,我能做的就是待在醫療院所裡面,等待他們的到來,然後用自己的熱誠跟專業,去為他們解決問題,給他們支持與鼓勵,而我以為,這就是我往後的唯一人生。

  直到我成為生活協助服務的役男,一切都不一樣了。

  林大哥-是脊椎損傷的患者,我跟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他看著房裡電視中的連續劇,也似乎沒有打算要多聊天的意思,學長說大哥本來就不多話,不用那麼在意,但是學長即將退伍,我緊張地想著:接下來的一年就是要由我來面對大哥了,我有辦法做到嗎?有辦法陪伴關懷大哥嗎?

  我發現,大哥並沒有希望我告訴他什麼專業的知識,也沒有要我對他做運動或壓瘡的衛教,當我照顧他越久,我越清楚,大哥只是希望有人能到家陪他、注意他,陪伴他度過一些無聊、安靜的日子,他的願望,就是那麼的簡單、純粹而已。

      有時候,家醫科醫師與居家護理師會來探望林大哥,評估他的整體狀況、壓瘡有無惡化等,在聊天的過程中,大哥偶爾會吐露憂鬱的情緒,質疑自己的人生,但護理師不知是千涶百湅來的經驗還是自己的個性使然,開個玩笑就能讓大哥重拾笑容,一會兒又開始跟看護說嘴打鬧,看在自己的眼裡除了由衷佩服外,更重要的是確定大哥內心真正想要的其實就只是有人陪伴。

  每一個受傷的身體裡面都住著一個渴望被滿足的心靈,但他們需求可能真的很簡單:噓寒問暖、陪伴與關懷。而我們能做的就是付出我們的一點點小心力,去完成他們日常生活的小需求,讓他們得到一點小確幸,用關愛與陪伴當能源發動他們的內在引擎,使他們有動力繼續走下去。

  能夠真正的踏入傷殘患者的家裡面,才能夠體會到他們的需求、生活的困境以及心境的轉變,這些都是我在醫療院所裡面感受不到的全新想法以及衝擊,希望這一年結束後我可以帶著滿滿的經驗以及回憶,回饋給其他醫療人員,讓他們都能體會每個人不同的需求,並且真正的去給予他們支持以及鼓勵!

附件










所有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