略過巡覽連結
 
最初。不忘之八 分類:心情
發表人:最初。不忘 發表時間:106/10/12
陪著,靜默,需要歸屬的人,
即使寧靜也會因為眾人一起,所以顯得擁有歸屬。
同樣望著一個方向,榨乾靈魂的思索,幻想著各種所有......
如果......要不是......是否,時間能因此逆流?
 
在天空的盡頭好像還有些什麼,
是否,時光便會重新乍到心中。
祈求。
 
「阿伯,早。」
 
或許因為近山,附僅偶爾會有山鷹飛過,
總是兩隻,高鳴,總引著自己心中某種波濤。
他們的來到,給予信仰的自己有所悟觸,
象徵祂們也時時刻刻的同在,同行。
 
和夥伴談論著某個城市的浮華與某個小鎮的蕭條,
聊著很多,也便流著某種未曾有過的感動。
 
「來幫我按摩一下。」
 
時間兀自閃過,或許總有些許的不同,
靜默,釀著一種時間才能了解的酒。
而阿伯總是沉默的,更貼近來說,我們總像是在不同的時空,
而今時空交錯一般重新創建著彼此的世界。
霎時,叫賣的菜車來過,
為著生活努力過活的人有力而使勁的打破了靜寂,化成了喧囂。
 
「他是西螺人,沿著街叫賣,來這邊。」
 
人群,聚了又散,年年月月的訴說,呼召的某種精神執著,過活。
開著車,他右前往下一個熟悉的街道,復歸靜默。
心,自慢,圍繞在綠植栽中,也彷彿心如植栽一般逕直的生長。
緩慢是一種心的步調,更靠近原始,也更接近純淨。
人,在緩慢的盡頭中,也許,也便如閉眼凝思、忖度,然後等著靈光閃過。
 
阿伯的世界或許,就如同植栽一般靜吸、靜吐。
自問:「是否有更多需要更多等待,阿伯會有所不同?」
 
農作的家人,近午時回返家中。
熱鬧,總帶給這個家更多的生氣與活力,團聚,總有著的是一種期待與等待。
不遠處,道路重新刨除、填補。
看著附近街道上陸續蓋著的新房,對比了幾世的屹立不搖,
某種遺世而立的風潮,凝聚了往來的紛沓,為一抹寧靜,為一片廣闊。
 
重鋪的柏油,是為創造現代化的某種破壞。
創建與毀壞間,似乎,總是並立而無法獨一。
好與壞的取捨,也便總如SWOT一般,再分析,卻只使自己迷惑。
 
這裡,也便一再問著,想要些什麼,有些什麼?
是否仿如一種化學式,化合、催化、重組?
抑或,是某一種彼此成長中的鷹架,陪伴中支持。
而有天,翱翔在不同的天際。
若您覺得本文章不錯,請幫我按 18
附件










所有回應